主页 > 公司新闻 >

星巴克多年来“把工厂搬进商场”的畅想

时间:2018-01-27 09:3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银监局发布沪银监罚决字〔2018〕4号、沪银监罚决字〔2018〕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的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罚。
  沪银监罚决字〔2018〕4号文件显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主要负责人姓名为敬宗泉,因2016年二季度,该分行在报送非现场监管报表时出现错报,上海银监局对此发文责令改正。此后,该分行报送的统计报表又多次出现漏报、错报,严重影响了上海辖内银行业统计数据的准确性和及时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银行业监管统计管理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被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罚款人民币25万元。
  沪银监罚决字〔2018〕6号文件显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主要负责人姓名为敬宗泉,因2015年,该分行营业部向该分行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七十四条第(八)项,被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责令改正,罚没共计人民币515268.53元。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上海就是全国商品流通集聚程度最高的城市。放到当今的新消费背景下,这仍是“上海购物”的特点———上海是国际零售品牌业务布局的重要目的地,以54.4%的渗透率紧随伦敦、迪拜之后,排名世界第三。
  但今天再提“上海购物”,内涵更加深刻。上海已经吸引了大量国际零售品牌入驻,下一步呢? 以“数量论英雄”的评价体系,已经不适合“上海购物”对标国际最高标准的发展脚步,从量到质的思维改变,才能为“上海购物”注入更强大的发展动能。
  从量到质,如何转型升级? 如何让“颜值”与“内涵”相辅相成? 打响“上海购物”品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已经存在了多年的老品牌,需要历久弥新;新消费背景下,商业与技术的结合不能错过;在着力打造上海“四大品牌”的进程中,“上海购物”更需要与“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文化”融会贯通。
  老字号老品牌复苏的实践
  市人大代表、复星联席总裁、豫园股份董事长徐晓亮提起“上海购物”,总是会想到上海的老字号、老品牌,这也是他这些年打不开的“心结”:随着近年来上海经济结构调整和城市化快速发展,“上海牌”逐渐褪去光环。他做过一份调查:十余年前上海152个名牌产品,如今已有1/3彻底消失,剩下的2/3也大多在市场中艰难维持,“‘上海牌’急需回归城市中心、公众视野。”
  老字号、老品牌多年来一直是“上海购物”中的“金字招牌”,但这块招牌如何再次擦亮? 去年12月16日,徐汇日月光中心正式对外营业,商场尝试一种新方法———将沈大成、大富贵、沧浪亭、老大昌、乔家栅、泰康食品、虹口糕团厂、老香斋、静安面包房9家上海“土生土长”的老字号品牌集结在一起,构成“上海滩经典小吃街”,以“抱团取暖”方式收获了高客流。
  这也是徐晓亮想做的事。他在提交的代表建议———《关于在黄浦豫园老城厢地区打造上海四大品牌示范区》中提出:以“上海品牌复兴回归”为目标,依托豫园老城厢已有的老字号品牌,优化传统老字号经营战略,打造上海品牌旗舰级联合体,相互赋能、携手发展。
  “抱团取暖”是一种方法,突破创新却是每个老字号、老品牌必须自我琢磨的。“光明”品牌已有百年历史,如何历久弥新,甚至“返老还童”?这几天,陆家浜路上的光明随心订销售点正在“整容”———这里将结合最新的智能新零售趋势,打造一个集“无人值守便利店”与“智能无人售货机”合二为一的24小时智能社区店。
  “改造前,这里采取社区奶站的运作模式,商品陈列保守,还需要配备至少一位服务员帮助顾客完成购物结账的流程,营业时间也仅仅到晚上9点。”光明乳业公共事务经理沈婷告诉记者,改造后,消费者可以用手机扫描开门,自助结算,能满足消费者在任何时段购物的需求,同时还能降低运营成本。
  科技助力商业迸发“新活力”
  这几天,位于吴中路的万象城把一楼黄金位置的商铺“截留”了———没有把它租给某个奢侈品品牌,而是开起了只存在两周的“无人快闪店”。消费者可以通过微信小程序扫码进店,选购商品后,使用微信支付自助结账,这一新鲜事物迅速引发消费者“围观”。
  开一家“快闪店”,看起来成本很高,商场也没有稳定的收入,商场究竟作何想? 万象城相关负责人给出了答案:要利用原有客流产生更多的消费,“一个品牌要在购物中心里开一家实体店,成本是很高的,更替率也比较低,我们希望快速引入一些网红品牌,跟购物中心里的品牌形成互补,让消费者有机会产生新的消费和新的交易。”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晁钢令认为,无论是无人店、快闪店,科技始终是为促进消费服务的,新零售是为新消费服务的,“上海购物”应当成为新消费时代的一块金字招牌。
  事实上,上海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新消费的试验田。1月3日,国际咖啡连锁巨头星巴克一众高管特地前往上海市食药监局,送上星巴克全球历史上第一面致谢锦旗:原来,星巴克多年来“把工厂搬进商场”的畅想,终于在上海这座城市走通了———工商、食药监、出入境检验检疫、人社等多部门“协同作战”,使得这一工业、科技与商业融合项目成功落地。
  盘点过去一年,上海购物的体验式消费百花齐放,新消费、新业态不断翻新,无人面馆、无人果汁机等无人零售业态早已遍地开花,盒马鲜生、永辉超级物种等综合业态受到市场认可。
  通过联动效应挖掘不可被复制的特色
  在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会长齐晓斋看来,“四大品牌”建设需要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精心打磨,“上海购物”应该与“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文化“联动发展,才能积淀出难以被简单复制的特色。
  市政协委员、东华大学研究院时尚创意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潘瑾从事文创事业多年,走过纽约、巴黎、伦敦,对“上海购物”的现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上海经历了这么多年商场、品牌的同质化,而年轻人越来越喜欢个性化产品、越来越关注生活品质的提高,这种“原创性”的需求,究竟谁能满足?
  “我们可以看看对标城市: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每条大道旁边的小路上都有很多设计师品牌,很多消费者逛完大街,就会去旁边的小店里购物,上海也有很多设计师在那里提供定制品牌,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巴黎的特色;纽约也一样,众人只知第五大道,其实纽约93%的服装制造业都在一旁的第七大道诞生。”潘瑾认为,“上海购物”要独具魅力,需要设计师的文创支撑,也需要“上海制造”的鼎力支持。
  大隐书局总经理何旋也经常在思考文商联动的问题:商场究竟需要一个怎样的书店?书店又可以为商场带来怎样的契机?他认为,在商业主体中,书店是聚人气而不是聚财气,这需要商场对书店有一定的宽容度。何旋以大隐书局在创智天地的“深夜书房”作为案例,“如果在这个位置引入一家餐饮企业,收取高租金不成问题,但瑞安集团最后用很低廉的价格租给了我们,而我们通过深夜书房的设计方案及文化服务包的输出,又获得了社会的高度关注,反而对商场营造文化气氛带来了积极意义。”
  齐晓斋也一直在思考“上海制造”与“上海购物”之间的结合。他认为,星巴克烘焙工坊的成功是一个很好的启示,“上海不少老品牌老字号的制造工艺,完全可以搬到商店里,打造‘上海制造’与‘上海购物’的复合品牌,这是否也是一条出路呢?”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2016年度国家体育产业统计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