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联系我们 >

消费者不愿意浪费新能源汽车指标

时间:2018-03-13 11:3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全省国有企业改革攻坚战打响以来,经过连续两年的持续攻坚,改革红利得到释放,转型发展初见成效,我省国有企业整体效益显著提升,以“三煤一钢”为重点的国有工业企业一举扭转了连年大幅亏损的局面,创近五年最好水平。这充分说明,从国有企业面临困境到国有企业效益提升,改革是决定企业命运的关键一招。
  今年是我省三年国有企业改革攻坚的决胜之年。本报特派出四路记者,总结梳理“三煤一钢”2017年扭亏增盈的举措和2018年改革发展的构想,展现我省国企持续深化改革、锐意转型发展、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良好态势。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以下简称“河南能源”)的扭亏为盈,在外界看来是个奇迹。
  这家全省最大的国有工业企业,2017年盈利13亿元,同比减亏增盈88亿元,三年来首次实现盈利;2018年1月,盈利1.6亿元,同比增长94.46%,数据一路飘红。
  而此前,河南能源的情况与现在有天壤之别:2015年底,资产负债率高达82.2%,仅当年需支付银行的利息就高达115亿元。难怪当时不少人把河南能源看作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火药桶”。
  改革则活,不改则亡。绝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重整行装出发。面对严峻的形势,省委、省政府陆续出台了被称为“1+N”的系列国企改革实施意见,从工业企业着手,特别是从在河南举足轻重的“三煤一钢”着手,着力解决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混合所有制的推进、化解产能等突出问题。河南能源也由此开启了二次创业的新征程,推动企业从持续亏损到扭亏为盈,走出了一条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之路。
  甩掉“包袱”:负担减轻了,利润上去了
  压垮骆驼的是哪根稻草?绝不仅仅是那“最后一根稻草”,而是压在它身上的所有重物。
  “企业负担减轻了,利润自然上去了。”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马富国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改革,就是拿掉压在国企身上的“稻草”。
  河南能源是省属国企改革的“排头兵”“大块头”,无论降成本、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去杠杆、市场化债转股,还是去产能、处置“僵尸企业”,各项改革任务均占到全省的50%左右。
  这是一场刀刃向内的改革,剜的都是自己的肉。
  2017年,河南能源面对矛盾多、任务重、时间紧等不利因素,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敢于动真碰硬,从供需两端入手精准发力,明确任务书、时间表、路线图和工具箱,打出了一套统筹联动的“组合拳”,在复杂多变的形势下实现了绝地奋起,各项改革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圆满完成了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年度目标任务。去产能、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等重点改革工作,更是得到国务院国资委的肯定。
  降成本——改革不能像自由市场买卖商品一样,斤斤计较,挑肥拣瘦。
  社会包袱重,河南能源先下决心“瘦身”,涉及254个家属区51.9万户的“三供一业”全部实现属地化管理,仅永城市地方财政就承担了近两亿元。“没有企业发展哪有地方发展呢?所以不能分彼此。”永城市委书记李中华说。
  管理层级多,河南能源再下决心“健体”,144家法人单位领导干部勇摘“官帽”服务大局,管理层级由六级压减到四级,企业内部办事效率提升一倍。
  去杠杆——市场化债转股是企业降杠杆增活力的有效举措。
  2017年,煤炭市场价格呈现回暖态势,河南能源紧抓政策和市场双重机遇,以“股+债”方式投资偿还有息负债,125亿元市场化债转股资金在全省率先落地。“企业资质好、发展有潜力,我们自愿来配对。”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曾俭华说。截至目前,河南能源市场化债转股签约总规模累计达475亿元,如全部落地盘活,企业资产负债率可降低7.5个百分点。
  去产能、处置“僵尸企业”——“僵尸企业”不退出,产能过剩矛盾就不能根本化解,结构调整和转型发展就难以实现。
  2017年,河南能源关闭54对矿井、出清1002万吨产能,转岗1.3万多名煤炭职工。“我们或鼓励自主创业,或开展劳务输出,或举办月嫂培训,煤炭职工新饭碗可以这样捧。”鹤煤公司劳资部负责人崔得桥说。河南能源算好债务、资产、人员、土地四本账,通过市场化兼并重组和依法破产两条途径妥善处置33家“僵尸企业”,超出年度计划15家。
  “河南能源的改革任务点多、面广、线长、量大,他们甩掉身上的‘包袱’,河南国有工业企业改革肩上的‘包袱’就减轻了一半。”一位长期关注河南国企改革的专家这样说。
  提质增效:不求规模大,但求精优高
  世界500强企业的发展历程印证,企业做大了不一定能做强,但企业做强了一定会做大。
  2018年,河南能源将以崭新的姿态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崭新的姿态”,就是沿着“以煤为基、能化并进、产融协同、蜕变转型”的方向,摒弃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注重更有质量的精优高发展。
  河南能源第一大矿——永煤公司城郊煤矿,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4.6亿元,利润8.2亿元,人均功效1255吨,领跑全省煤炭行业。这一系列闪光的业绩,是在产量不是最多、煤价不是最高,并且投入不减、装备升级,工资不降、收入提升的背景下创造的。
  精优高发展,城郊煤矿矿长何东升的秘诀是:做好“减法”,“有中生新”强存量。“一方面,推进老采区关闭进程,生产采区关闭一半,形成集约化的生产布局;一方面,依托先进技术装备,积极实施‘大斜长、长走向’大储量工作面设计,可采储量扩充一倍,提升机械化的生产效率。2018年我们将继续沿着这条行之有效的道路走下去。”
  河南能源最先进的生产力——永城园区,奏响“黑金”“绿金”变奏曲,跻身全国煤化工园区第一方阵。
  黑黢黢的煤炭进入气化炉后,经过化学反应会合成气体,再变成液态的甲醇,然后会延伸出二甲醚、醋酸、乙二醇等产品,直至变成我们日常生活中用的杯子、穿的衣服、抹的化妆品、玩的手机。据测算,仅煤炭转化成乙二醇一项,每吨市场价值就能提升10倍。
  精优高发展,永城园区党委书记、董事长石自更的绝招是:做好“加法”,“无中生有”扩增量。“新建20万吨乙二醇装置明年投产后,将现有产能下的每小时5.6万标准立方米的富余合成气‘吃光榨净’,实现收入、利润翻一番。瞄准精优高这三个目标持续发力,我们相信2018年企业形势会更加向好。”
  “哪里是阻碍企业发展的瓶颈和桎梏,我们就向哪里开刀,就在哪里改革。”职代会上,马富国颇有感触地说,“没有改革,就没有河南能源的‘重生’。2018年是河南国企改革攻坚的决胜之年,河南能源必须打赢这场攻坚战!”(本报记者 栾姗)
  专家点评
  □中国(河南)创新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喻新安
  马富国比喻“改革就是拿掉压在国企身上的‘稻草’”,于是打出了一套统筹联动的“组合拳”。这一切,表面看似“减负”,实质是遵循市场法则,让市场主体回归市场中。
  改革由问题倒逼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深化。国企改革是调整存量,医治沉疴旧疾;转型发展是优化增量,焕发新生活力。
  2018年,循着高质量发展的风向标,“重生”的河南能源轻装上阵再出发,在攻克一个又一个问题堡垒的过程中,从“铺摊子、上规模”的外延粗放式扩张向“上台阶、提质量”的内涵集约型增长转变,力争以崭新的姿态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在国内,新势力造车的关注度,也在快速提升。部分新势力造车企业的产品,已进入量产交付阶段,如云度、蔚来等企业。
  3月10日,云度汽车战略发布会在北京召开,云度汽车称今年目标销量为3.5万辆。围绕这一销量目标,云度汽车制定了一系列方案,其中包括“云度·回购π计划”,即三年六万公里内以50%购买价格回购客户车辆。
  去年,云度π1在产品投放市场不足三个月的时间里,虽取得2400辆左右的销售业绩,但单月销量仍不足千辆。之所以敢于制定这样的销量目标,云度新能源董事总经理刘心文在发布会上给出的理由是,随着云度π3的上市,云度新能源产品力将不断向上,产品矩阵逐渐完善,将建成100家一级销售网络及200家二级销售网络,同时初步进入海外市场,以此来冲击3.5万辆销量目标。
  相对于其他新势力造车企业,云度汽车一直较为“低调”,虽然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并不算早,但旗下两款全新SUV π1和π3却同步上市,让云度在新势力造车大军中抢先了一步。
  当时,云度制定了未来五年的战略目标,即五年达到国内主流电动车企业的水平,年销达到5万辆到10万辆。但从今年制定销量目标来看,云度已然意识到,未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高于预期。
  氢燃料电池路线不可缺
  现在来看,在新势力造车企业中,如蔚来、云度、小鹏、威马等车企均是以纯电动为主。针对充电难问题,部分企业建设了换电站、移动充电汽车、公共充电桩等解决方案。
  但考虑到建设和运营成本等多方面因素,短时间内仍很难有效解决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的焦虑问题。因此,现有不少车企仍执着于混动汽车、增程式纯电动汽车。
  对此,3月6日正道集团CEO徐建国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年,正道集团一直在深入研究电池以及增程式技术。电池的生产会引进一些专业的生产团队来负责,但是电池是制造基地的核心部分,还是由正道集团主导。”
  早在去年日内瓦车展,正道汽车便发布了旗下全新混合动力概念车H600,而后在上海车展又发布了正道K550与正道K750两款纯电动概念车,随着第四款概念车的亮相,正道汽车产品矩阵已逐步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正道方面介绍,正道集团的增程器是采用多种动力技术方案的,包括微型涡轮发电机、氢燃料电池等,而正道在氢燃料电池方面掌握了两大核心技术:一是如何降低氢燃料成本的技术;二是氢气的储存运输技术。
  同时,针对分布式制氢方面,正道采用不同的解决方案,即不再依赖于社会上氢气的长期运输。未来正道汽车会在每一个分布式站点有移动式的采氢装置。加氢车到达,加氢站实地产生氢,车走,就不再主动产生氢,加氢站储存的是制造氢的原料。
  针对加氢站建设问题,正道汽车会选择与其他企业进行合作,自身则不会去建造加氢站,同时会与加油站进行合作,由正道汽车提供技术支持。
  徐建国表示,将产品推向市场,正道汽车首选方案是与一个已有资质的企业进行合作,目前合作双方已经谈得非常深入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会进行最终的公告。
  解决残值低的问题
  大众、奔驰、宝马、福特、丰田等车企都已进入中国电动车市场,预计未来两到三年时间内,将为市场提供多达数百款的纯电动汽车产品以及插电式混动车型。
  此外,由于国家政策的强力拉动以及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越发科学和系统,新能源汽车的购买成本和使用成本在逐年下降,更好性价比的产品会越来越多。市场预期将会取得较大突破。
  但电动车发展仍然面临一系列问题,其中残值低是一大问题,目前新能源汽车一直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二手市场。刘心文坦言:“电动车产销规模有限,70多万台电动车对比2000多万台的汽油车产业,单车成本摊销依然是价格构成无法克服的痛。尽管相对三年前的产品已经实现巨大的飞跃,但对标三年后的产品被越级已成必然。”
  由于新能源汽车残值较低,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消费者购买新车。在限购城市,消费者不愿意浪费新能源汽车指标,只能选择一些廉价电动车暂时代步。
  对于这一问题,云度提出了回购方案。“三年回购的主要内容是云度对于销售出去的电动汽车产品,在消费者使用三年的时候给予原价50%的回购承诺。我们来替消费者承担残值不确定的风险,使云度的客户,有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刘心文表示。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