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联系我们 >

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亲临视察后

时间:2018-06-28 10:0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改革开放40年,波澜壮阔。在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回首香港与内地携手同行而共同铸就的辉煌,人们感受到时代前进的脉搏,找寻到国家和香港持续发展繁荣的启示,又涌动起新的期许和希望。
  “在国家发展的大趋势里,看得见香港的未来。”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他说,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新时代里,香港可以为国家做得更多,国家可以让香港变得更好。
  “历史给了香港一个光荣的任务,也给了香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遇”
  记者:改革开放40年来,香港和内地同频共振,实现了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您怎么看待香港和香港同胞在改革开放40年中发挥的作用?
  梁振英:历史给了香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能够参与国家的改革开放;历史也给了香港一个光荣的任务,能够在这40年内,从各个方面、从南到北,参与国家的改革开放大业。
  就我个人经历而言,1977年从英国毕业,1978年就赴深圳分享香港发展的经验,1979年则和一些香港专业人士组成了促进现代化专业人士协会,开始为国家的发展出谋划策。我想说的是,香港参与国家的改革开放,开始得早,也是全方位的。不仅是企业家到深圳、东莞去设厂生产,还有一批香港人抱着报效国家的信念,自费到深圳、广州、上海等地帮助内地推进改革开放的探索实践。他们完全是出于爱国、与国家共同发展的心。
  回顾这40年,国家的改革开放非常成功,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应该重新提振香港同胞报效国家的精神,香港也要不断地调整自身的功能,在新时代继续为国家的改革开放效力。
  记者:近期在香港举办的一次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研讨会上,您也提到“香港要随着国家形势变化,不断调整功能”。对此,应该怎么理解?
  梁振英:我就以香港的资本市场为例。青岛啤酒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1993年它来香港上市时,要求的金额比较小,香港的资金池还可以满足需要。到2006年,中国工商银行这样的“巨无霸”来香港上市,香港的资金池就显得不够用了。所以,香港摇身一变,从一个“小池塘”变成了聚拢资金的“汪洋大海”和国际主要资本市场。
  随着国家不断发展、国际形势不断变化,香港的功能必须不断地调整。过去十几年,我们调整得很成功,在国家未来扩大开放、深化改革的过程中,香港可以进一步积极服务国家发展大局。我对此很有信心。
  “在新时代国家发展大局中,香港不会掉队”
  记者:一直以来,香港“发挥自身所长,服务国家所需”,协助内地“引进来、走出去”成绩显著。在新的发展时期,香港如何继续承担起桥梁作用?
  梁振英:首先,香港是国家的特别行政区,很多制度是和国际接轨的。内地企业可以通过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更好地走向国际。
  另外,香港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社会,香港企业家、专业人士等和国外有长时间、广泛且深厚的联系,可以帮助内地企业招揽国际化人才,与世界更好地沟通、连接。我看香港这个“超级联系人”的角色,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国家的发展,包括对内地企业的发展,还是有相当优势的。
  记者:中共十九大报告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支持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对此,您是怎么理解的?
  梁振英:服务国家发展大局有两个方面,一是服务国内的发展大局,二是服务国家在国际上发展的大局。比如在“一带一路”建设上,香港就可以做很多工作。在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民心相通”上,香港大量的民间公益团体可以做些实事。上个月,我参加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香港中心在柬埔寨举办的一个公益活动。这个活动计划用18个月帮助当地一个省的白内障致盲病人完成复明手术,目的就在于促进“民心相通”。
  我们中国人要走出去,香港不能掉队。而且,国家发展大局对香港而言,是全方位、长时间的,不是空泛的。国家发展的大趋势为香港人提供了很多机会,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能挖掘出香港新一轮发展的空间,为普通市民带来具体而实际的福祉。
  记者:去年7月,粤港澳三地签署《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眼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即将出台。您怎么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梁振英: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实施后,香港人的整个生活,包括工作的空间和舞台大多了。尤其是当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莲塘/香园围口岸通车之后,交通将变得非常方便,粤港澳三地之间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将空前顺畅。我们现在做规划工作,要在完全符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前提下,用改革的精神和气魄做好大湾区规划并实施。尤其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历史已经给了我们启示,我希望各地政府能抱着改革的精神,步伐放开一些,胆子更大一些,把这个工作做好。
  “既要实现自身的发展,也要用所学所长报效国家”
  记者: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亲临视察后,香港社会发生了许多可见的变化。2017年GDP增长达3.8%,远超近10年的平均增长率,2018年首季度更达到了4.7%,政治、社会等多方面也有新气象。您怎么评价过去一年香港的发展变化?如何看待“一国两制”事业在香港实践的未来?
  梁振英:这一年变化非常明显。习近平主席去年的视察,香港社会反响非常好。过去一年,新一届特区政府积极努力,行政立法关系比过去有明显改善,香港的社会、政治条件更成熟了。我相信这些都是香港进入正轨的一个好起点。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是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具体地以法律文字写成香港基本法的160条。过去28年,包括从特区成立到现在,这160条没有修改过,国家对香港的政策没有变过。只要我们坚守“一国之本”、善用“两制之利”,香港在今天、在当今世界上,就有很大的双重优势,就可以不断为国家做出应有贡献。我对“一国两制”在香港继续得到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很有信心。
  记者:对香港现在的年轻人,您有什么想说的?
  梁振英:我经常在学校里对青少年朋友讲,在国家改革开放之前,我们那代人从学校里走出来,个人发展的舞台和生活空间就只有香港岛、九龙、新界那1000平方公里的地方。而现在,已有近30万香港人长期在内地工作和生活。香港年轻人的舞台不仅是香港,也不仅是大湾区,而是全国了。我很羡慕他们。
  40年前,香港商人到内地抓住了改革开放的发展机会,取得了成绩、做出了贡献。今天香港的年轻人,机会更多,会做得更好。我希望他们珍惜和把握住机会,凭着自身优势、所学所长,在发展个人事业的同时,更好地报效国家、贡献国家。
  所谓居屋,即香港政府推出的资助出售房屋计划“居者有其屋计划”。该计划由由香港房屋委员会(房委会)兴建房屋,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并扣除地价售予低收入市民。
  今日的特别会议还将讨论把特区政府卖地列表上至少5幅原本是兴建商业住宅的地皮改为兴建资助屋,不限于绿置居、居屋或首次置业上车盘。
  第三个措施是研究补助房定价与市价脱钩,改为以市民收入、负担能力来厘定。
  此前,香港立法会房屋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尹兆坚提倡居屋订价应与市价脱勾,以市民入息中位数作指标。他表示,虽然将定价由七折降至五折会受市民欢迎,但长远来说若楼价一直上升,即使五折也可能是市民不能负担的定价,而若以市民负担能力作比数,才可以真正针对申请居屋人士。
  房委会资助小组委员会委员招国伟认为,应当以市民的负担能力来计算居屋售价,建议将目前的白表申请家庭的月收入上限从当前5.7万港元下调至4万港元。
  尹兆坚还希望加强居屋的转售限制至十五年。
  据苹果日报报道,目前市价七折的居屋最新价位为每平方英尺9000多港元,约合每平方米81493元人民币。
  林正月娥去年的第一份施政报告提出了绿置居、首置上车盘等政府资助型置业计划,却刺激楼价进一步上涨。根据香港差估署的数据,香港楼价从去年6月至今年4月攀升约12%,大型住宅的每平方英尺售价已涨至14892港元(约每平方米13.48万人民币)。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香港连续8年成为全球最难负担楼价的地区,楼价与收入比率由2016年的18.1倍进一步恶化至19.4倍,数字为历来最高,香港人不吃不喝近20年才能买得起一个住宅单位。 入口开阔无障碍、职能电话号码公开、空间整齐有序……位于广州老城区深处的北京街广卫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街坊邻居步入其中便能直观地感受到规范和精细的服务。
  2017年8月,广州市民政局与香港社区发展促进会等机构签署合作协议,计划用3年时间导入香港标准化经验。
  统一形象的视觉识别和设计与包装,内部管理与服务标准的制定和导入,长者、青少年、家庭三个社工服务领域服务标准的制定……广州市民政局社工处处长夏健近日对记者说,软硬件兼顾的标准化,旨在“实现社会工作标准化、规范化、精细化、智能化的目标。”
  借鉴香港模式设立的广州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经过十年发展目前已达188个,覆盖所有街道,不仅通过导入香港标准化经验提供更精细的社会服务,而且作为政府购买社工服务的主要专业平台,近期得到新一轮的政策推动。
  广州日前连续出台《广州市社工服务站(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管理办法》和《广州市社会工作服务条例》等政策,鼓励具备条件的镇(街)增设更多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并将每个项目经费增加20%,将人员支出经费比例由原来的60%提高到65%,提高了社工的薪酬保障,并进一步促进这一平台的发展。
  近十年来,内地社会工作随着社工职业化、政府购买服务等政策推进得到快速发展。广州地处毗邻香港的珠三角地区,借鉴香港经验,持续在社工督导和家庭综合服务等方面与香港展开合作,获得显著成效。
  2011年广州与香港社会工作主任协会签订合作协议书,后者派出社工督导业余时间来穗提供专业支持服务。如今,广州社工专业人才队伍达1.3万多人,去年服务群众约300万人次,解决了3.2万个社区问题。
  目前广州有60多个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由香港方面派出资深专家团队,对口跟踪服务。承接北京街广卫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服务的启创社工余婉雯说,她所在的服务中心除了启创的理事长是香港资深社工和教师罗观翠外,还有两个香港督导,其中一个负责每月一次的疑难个案讨论会、指导社工应对技巧,另一个则负责构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推动社区发展的逻辑模式。
  在导入标准化经验的工作上,香港督导每个月都会在广州试点的6个服务中心现场指导。“他每个月来三天,6个服务中心代表会集中汇报上月成效。督导会指导具体工作。”余婉雯说。
  据广州市民政局介绍,在借鉴的基础上,广州将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服务模式由最初的“3+X”升级为目前的“113X”,即在每个服务中心的家庭、老人、青少年3方面基础社工服务及“X”个特色项目之外,突出辖区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重点项目。
  夏健说,原来的模式下,同质化的项目偏多,现在的模式鼓励每个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根据当地群众需求确定重点项目,比如服务外来人口、服务失独老人等。
  同时,广州还建立统一的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库制度,由民政部门将当前最突出的社会需求列入,框定财政购买的范围,避免重复与同质化;在农村不易设置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地点,试点社工岗位购买,让流动的社工做服务留守妇女儿童等专项,进一步贴近百姓。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